pt电子
pt电子>pt电子官方网站 >优乐在线投注,"限古令"中的横店真相:剧组锐减 群演远走(多图)

优乐在线投注,

优乐在线投注,剧组锐减、群演远走、酒店闲置——“限古令”来去之中的横店真相

作者 / 魏建梅

“我一个做美术的朋友,前几天他们剧组在筹备一个古装戏,‘限古令’一下来,他们就撤了,现在也不知道这个项目复活了没有。”某横漂群演哭笑不得地向我们诉说着无奈。

3月23号,一则“限古令”政策突袭影视圈,在业内引起一波骚动,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,解除“限古令”的消息却又传来,令人百感交集。

实际上,古装影视作品在近些年已经成了国家重点管控的作品类型之一,而作为国内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——横店,也正是靠古装景“发家致富”,面对目前各式“隐形政策”限制,横店无疑也面临着莫大的“隐形压力”。

再加上去年受影视寒冬整个大环境的影响,横店作为国内影视行业一个窗口,其剧组生态也颇显萧条,好在年末有了明显的回暖迹象,我们也曾先后两次报道过横店生态。如今,半年多过去了,起伏之后,目前横店的状况如何呢?

带着这一问题,一起拍电影这次实地来到了这座位于浙江中南部的传奇之地,在欣赏美景之余也探访了横店目前的剧组生态,切身感受了这个兼具市井及艺术气息的“大横国”。

初入“大横国”

从北京到横店,并没有一个可以直达的交通方式。

出发第一天,拍sir与小伙伴凌晨四点半从家出发,先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到达杭州萧山机场,然后又坐了两个半小时从机场到横店的大巴。为了避免晕车,我们还提前吃了晕车药。终于,整整九个半小时后,我们在下午两点抵达了提前预定的酒店里。酒店前面,就是清明上河图的背面。

初到横店,从餐饮、公寓、商铺,大大小小的店铺应有尽有,当然尤以影视类门面居多,比如器材租赁、道具租赁、影视公司等等,一眼望去,全然没有一个“镇”该有的样子,其“繁华拥挤”程度倒像是一个“市”的容貌,“镇中区”的万盛街,更像是让拍sir恍惚间以为回到了北京。

▲横店商业步行街上的“一点点”

“在我们这边拍戏都是一条龙服务的,什么东西都有”——在去酒店的路上,出租车司机热情地向我们介绍道。

“冷清”的秦王宫

在正式去各大影视城景点探(you)访(wan)前,我们先从横店影视城官网查询了当天的剧组动态,抛开仅供剧组拍摄,游客无法进入的景区外,其它四大景区一共有《鬓边不是海棠花》《春江花月夜》《我爱中国》《鹿鼎记》等在内的18个影视项目,佟丽娅、黄晓明、尹正、李现等演员也都出现在了“可能看到的演员”名单里。

既能感受欣赏以前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古装场景,还有可能偶遇大明星,这对前来游玩的观众来说可谓有着很大的吸引力。

在准备工作就绪后,我们第一站先来到了秦王宫,像《荆轲刺秦王》《英雄》《芈月传》《军师联盟》等影视作品都是在这里拍摄的。一到秦王宫门口,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大大的“皓镧大秦年”的标志牌。

▲被遮住的“秦王宫”

但可惜的是,当天并没有一个剧组在这里拍摄,我们也没有偶遇到什么大明星,倒是大殿内的古风摄影搞得很是热闹。

▲秦王宫大殿内

“昨天还有一个剧组在长廊那里拍戏呢,今天一个没有,最近剧组都挺少的,你们要是想看明星可以到门口买探班券,30元1张,到旁边的汉街碰一下运气。”在跟保洁阿姨进行了一番颇有障碍的语言沟通后,我们终于get到了她真诚的建议。

汉街,是秦王宫旁边一个有着秦汉街肆风貌的园子,一般不对外开放,只供剧组使用,除非你是剧组工作人员,或者手持探班券才能进入。

第一次来汉街的时候由于没有探班券,我们被高冷的保安大叔拦在了外面,再次折返时,拍sir拿着探班券开心地向大叔挥手,可大叔依旧面不改色,自己只好尴尬地放下双手。实际上,经过几天的实地探访,“内冷外热”(即影视城内部人高冷,外部人热情)也早已成了我们的切身感受。摄影师小王(化名)也表示:“以前去拍摄地保安都客客气气的,现在都不理我们了。”

▲汉街中的置景剧组

纵使迈入汉街之门艰难,但刚进门,我们就看到一个二十人左右的剧组在拍戏。“我们是一个武侠喜剧网大,叫《王牌剑客》,陈汉典演的,现在他就在那儿演着呢”,顺着工作人员手指的方向,我们的确看到了正在镜头下认真“洗菜”的陈汉典,这也是此次横店之行遇到的第一个摄制组。

其实这也是当天汉街唯一一个在拍戏的,其它剧组都是在做置景工作,像《延禧攻略》姐妹篇《盛唐攻略》,超级网剧《灵域》,网大《生魂》(音译)等都在紧张赶工中。此外,园区中还有很多空闲的房屋在闲置着,并没有剧组使用。

▲《灵域》置景剧组

“现在是淡季,游客淡季,拍戏也是淡季,都在筹备还没开机,等我们都置完景,大概4月份往后应该会稍微好一些,过几天也会有马拉松比赛,游客也会多的。”剧组置景工人表示。

从汉街出来,我们来到了清明上河图,去年大热的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,还有之前的《宫》《花千骨》《新版还珠格格》等作品都是在这里拍摄完成。

与秦王宫的“冷清”不同,在清明上河图我们遇到了《九流霸主》《美人暮白首》《成化四十年》《武神苏乞儿》剧组,此外还有《孤城闭》剧组。跟《知否》一样,《孤城闭》也是正午阳光出品的电视剧,而且同样是大体量、长周期的操作项目。

▲清明上河图景区

清明上河图的这几个剧组可以说,也是目前影视城体量较大的几个项目了,但一个诺大的园子,只有这么几部戏也的确有些稀少。“虽说是淡季,但相比于往年,今年剧组也的确是少了一些,还有一些景都闲着没人用呢。”剧组工作人员透露道。

古装剧组不多了

走在横店的大街上,尤其是在通往景点的道路上,几乎随处可见《延禧攻略》的人物海报,在拍摄地明清宫苑大门处更是竖起了一个有着“延禧宫”字样的大牌楼。作为翻版“故宫”,明清宫苑虽不及故宫,但也算是一次高度复原,像《金枝欲孽》《甄嬛传》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都在此地拍摄。

▲明清宫苑

进入明清宫苑,通过比故宫略小尺寸的天安门广场,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就是几辆军用汽车,其中一辆被红旗、红星,还有红色的横幅所装饰,横幅上印有用繁体字书写的“庆祝开国大典”。走近一问,原来是管虎导演的《我爱祖国》,也就是今年国庆档即将上映的献礼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中由管虎负责的那部分。

▲明清宫苑内

“黄渤也在里面拍呢。”旁边的工作人员补充说。虽然只有一墙之隔,但作为游客的我们还是不能靠近拍摄场地,只能眼睁睁看着工作人员把大门关上,拒之门外,然后跟同行的学生状游客面面相觑。

除了《我爱祖国》,由张一山出演的新版《鹿鼎记》也在明清宫苑拍摄中,在拍摄地,也就是角楼之下,四个穿着宫女服饰的群演正在学习刀剑功夫。

▲明清宫苑内

值得一提的是,角楼也正是《延禧攻略》中让无数人爆哭的富察容音纵身一跃的地方。当天,我们也登上高楼,感受了一把当年皇后的绝望心境。

而除了这两个剧组,横店影视城官网每日剧组动态中提到的《鬓边不是海棠花》《觉醒年代》《梦回大清》等都没有在明清宫苑存在的迹象。

与明清宫苑毗邻的是广州街·香港街,不同与明清宫、秦王宫、清明上河图等古装场景,广州街·香港街的年代更偏向民国革命时期,像《鸦片战争》《潜伏》《天下粮仓》等作品都出自这里。

▲广州街·香港街

探访当天,广州街·香港街内部并没有剧组在拍戏,我们只发现了 《解放了》《一寸相思》《无心法师3》《春江花月夜》《八卦台》(音译)几个剧组在做置景工作。但从香港街偶遇的一个特约群演小明(化名)口中,我们得知,在香港街外还有一条街,目前佟丽娅的《碧海丹心》正在那里拍摄。当我们想要过去探班时,被保安拦在了外面。

▲广州街 景

“前几年,横店一百多个剧组都有,一条街就有三个,外面宾馆都住不下,民宿都让出来,现在大部分宾馆都是闲着的,以前吃饭到哪儿也都能听到剧组在吆喝杀青了,现在没有了,目前横店大概只有二十个剧组左右了,政策监管下,都没有人敢拍了。”小明感叹地说。

而在这次探访中,仅从秦王宫、清明上河图、明清宫苑、广州街·香港街四大景区来看,我们偶遇到的剧组也只有17个,而且大部分都是在筹备置景阶段,真正进入拍摄阶段的更是少之又少。

即将离开的群演

剧组少了,看天吃饭的群众演员当然是最惨的。

1994年出生的小白(化名)自从去年七月份来到横店,到现在差不多待了半年多了。去年年底,小白一个月差不多有二十多天都在剧组里拍戏,那个月,他赚了四千块。时间来到现在,同样还是一个月,却只有一两个戏的机会,他上一次接戏还是半个月之前的事了。如今,六百块一个月的房租对小白来说,都难以负担得起了。

▲横店街景

见此现状,房东给他介绍了一个帮朋友收废铁的工作,一次100块。约小白见面的那天,他还打趣地说自己刚“搬铁”回来,来之前还特意回家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他手上还贴着一个创可贴。

关于剧组减少,其实是很多原因促成的,除了之前总是提到的横店古装景新鲜感不再,创作者再创作空间有限等问题,特约演员小明也表示可能是因为象山等地的场景费便宜,横店要贵一些的原因。

▲香港街置景

虽然剧组有一定程度的流动,但对于像小明这样的群众演员来说,在横店做演员要比去象山来得更有安全感——“横店有自己的工会制度,从各方面来说都更加正规保险,灵活性更大一些,象山那边没有系统的演员管理制度,只是有一个类似中介的工作室,如果有纠纷也很难维权。大家都说一不小心就上了贼船,还是不靠谱吧。”

▲秦王宫 景

但与此同时,目前横店改革后的工会制度也被不少横店群演所吐槽。比如,以微信群分等级。

据小白(化名)介绍,群众演员共分特约群演、前景群演(能露脸的)、群众演员三个等级。其中,特约演员男女各1个群;前景群演,男演员3个群,外加一个备用群,女演员2个群;群众演员,男演员10个群,女演员2个群。同类的微信群,谁在1群,谁在2群,都是通过外形等条件分等级排好的。

当有活儿来时,招哪类群演,就在哪类群演的微信群里发信息,而且是先从1群开始发,如果没有人认领,才轮到2群,依次类推。因此,等级越低,微信群越靠后,接戏机会也就越小。小白正是处于前景群演的那个备用群中。“都说过了3月份就会好,但来了再多剧组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,因为轮不到我们啊。”小白无奈地说。

“幸亏你现在来采访我,不然过几天我就要走了,我准备去义乌找工作了,最近总是心慌失眠睡不着觉,所以还是选择主动改变这个现状吧。”小白最后补充说。

▲广州街 景

生活热情还丰盛着的横店镇

白天的横店,不管是影视城景区内还是外面的马路街道上,人流量并不是很多。

但到了晚上,夜幕降临,街上熙熙攘攘、人头攒动,在动感的街头音乐中,有溜达着散步的,有坐着闲聊的,有拿着麦克风唱歌的,有装扮上猪八戒、古装等各式衣服聚在一起“蹦迪”的,还有年轻人在路边跳街舞、玩滑板的......总之是这一簇、那一堆,男女老少,好不热闹。

▲横店商业步行街

喧闹中,有一三十岁左右大叔拿着一摞入场券走上前来,询问要不要加入“8090团”——”我们专门为8090后提供了展示自己的一个舞台,只要你有激情、有梦想就可以来加入我们,充分展示自己的才能,实现自己的梦想,这是免费的,不收钱”;

不一会,又有一个小哥哥走上前来搭讪:“我也是北方人,北方人不就是男子汉敢做敢当嘛”,言语中还透露着一丝紧张感,多聊了几句后发现他竟然还是个群演。

唔,是萧条还是繁盛,好一个魔幻乌托邦。